<strike id="4upxu"><bdo id="4upxu"></bdo></strike><dd id="4upxu"><big id="4upxu"><video id="4upxu"></video></big></dd>

    1. <span id="4upxu"></span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4upxu"></progress>
          教育>>國內國際>>

          嘆服!陪讀新境界 把《千與千尋》改成7000字文言文

          2019-08-05 14:36:05 來源:錢江晚報
          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          截至目前,今年暑期檔爆款電影清一色是動漫——《哪吒》、《獅子王》,以及時隔18年終于在大銀幕上映的《千與千尋》。普通孩子是去電影院里看《千與千尋》,而寧波一名五年級小學生看到的是這樣的——尋兢兢曰:“余請為役作。”嫗嘻而曰:“汝嬌而弱,不堪為吾用,當止。”又曰:“噫!吾將化汝為豚,美甚,何如?”言已,眄尋,意甚嘲。

          將《千與千尋》改成文言文版的,是這位小學生的爸爸,大家都叫他老王。

          這件事在浙江24小時APP上推送后,立刻收獲無數點贊,大家紛紛感慨:果然牛的都是別人家的爸。

          借鑒三部名著

          老爸20多天寫了7000余字

          給記者報料的寧波網紅老師@我們1班王悅微,她向記者透露,老王是銷售員,也是一名業余文學愛好者。此次之所以會提筆改寫《千與千尋》,爆發出文藝青年的潛質,完全是因為女兒。

          “女兒下半年讀六年級,要開始接觸深一些的文言文,我最近一直在想如何激發她對古文的興趣。”老王告訴記者,“《千與千尋》是我和女兒最喜歡的一部動漫,一起看過十多次,很多臺詞都能背出來。七月初,這部片子上映,我又帶她去電影院看了一遍。電影散場后,我和女兒聊起喜歡的電影情節,突然想到,既然她這么喜歡這部片子,我何不將《千與千尋》改寫成文言文,她一定喜歡讀。”

          于是,老王開始了古文寫作的漫漫征程。從7月9日動筆,到寫完全文已是7月31日,花了20多天。交給記者前,他又稍作修改,添加了自序部分,竟有7000余字。老王坦言,文章的整體風格借鑒了《聊齋志異》,自序部分借用《岳陽樓記》的背景,開頭和結尾模仿《桃花源記》。文內用了許多生僻字詞,看似詰屈聱牙,但對于看過《千與千尋》的小朋友來說,理解起來并不費力。

          自序部分,老王借用《岳陽樓記》為背景,也是因為女兒熟知這篇文章,并特意添加了“借吧”、“眾籌”等現在流行詞語,讓文章看起來更接地氣——

          慶歷四年春,滕子京謫守巴陵郡。越明年,政通人和,百廢俱興,乃重修岳陽樓。有匠者,今失其姓名,于樓中得聊齋主銀手稿。字跡多污濁,蟲蠹處亦極多。余乃以借唄籌重金購得,秉燭而閱,度聊齋主銀意旨,凡披閱x年,增刪y次,始成。(東鄰王叟自序慶歷三年春)

          正文部分就是用文言文改寫《千與千尋》的情節,講述千尋在“油屋”奇特之旅。結尾處的“異史氏曰”則用了聊齋的經典結尾方式,總結了作者對整件事的體悟。

          因為做銷售,老王的工作很忙,寫作時間只能安排在晚上。每天晚飯后,老王便開始創作,一次寫兩三個小時才休息,順利的話一次能寫四五百字。

          回顧整篇文章,在他看來用古文最難描繪的部分,是腐爛神出現的場景。在動漫中,腐爛神一出現,整個湯屋頓時從原來的熱鬧轉變為了緊張,所有的妖怪對腐爛神避之不及,一個個憋著一口氣忍著惡臭,兩頰鼓起。千尋在迎接腐爛神的那一剎那,也是頭皮一緊,行走時雙腿都在發抖。

          “這里的細節非常豐富,所有妖怪的表情、動作都很細致。除了描繪這些細節,還要展現出千尋的勇敢和智慧,寫這幾百字我琢磨了3個晚上,好幾次刪除重寫,前后至少修改了幾十次。”老王說。

          客轟然入池,如倒泥山,穢濘四溢,頃之沒脛。樓上觀者罔不掩鼻,幾欲嘔吐。獨尋意甚決,不憚其苦,攘臂祛衣,于濘淖中奮力跋涉,乃啟壁上小扉,遞木牒,以引浴湯。蓋木牒遞于鍋爐爺爺,渠即給湯也。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結尾也讓老王費了很大功夫。這是文章的點睛之筆,也是父女倆對這十多次的觀影總結,為此他思考了整整兩天,不斷回憶自己曾看過的古代典籍,最終決定參考《史記》中的《伯夷列傳》的太史公曰部分,最后一句“余之惑,猶甚于太史公也”。就是司馬遷在那篇文章后的“惑”。

          異史氏曰:“子曰‘歲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。’荻野千尋,荏弱甚而。方其猝罹劇變時,先倉皇奔走,繼向隅而泣,何其恇怯。卒能浩然而銳身自任者,何哉?當仁不讓也。而囊空如洗,訥于言辭,終為湯屋蕓蕓逐利者所愛戴,順而多助者,信、義、禮之所致也。及其出父母于水火而登荏席者,則孝、智、勇之所致也。

          或曰‘仁者無敵’。鬼神之藪,理固如此。而人間此理通無耶?余之惑,猶甚于太史公也。”

          “其實這最后的疑問是我自己的思考,女兒或許現在還看不懂,我想告訴她世間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一個度,做人做事要靈活變通。”老王說。

          被激發出興趣

          女兒寫了三百字古文《夏》

          為增加女兒對古文的興趣,老王寫文章時采用了許多幽默詼諧的表達。比如“聊齋主人”用的是“聊齋主銀”。“在成人看來這是不好好寫字,但是在孩子眼里,這樣的表達方式是非常有趣的。”老王笑著說。

          同時,因為是給孩子讀,所以在遣詞用句上也馬虎不得,老王寫文章時幾乎是字典不離手,很多用詞都是經過反復查證,有時還要查古書確認。

          老王給自己定的要求是,字詞不僅要用對,而且還要盡量不重復——

          同樣是“一會兒”,他會刻意地在不同的詞語中切換,頃之、頃刻、少頃、時俄、而俄、須臾等等,讓孩子掌握更多。又比如,同樣是“斜著眼睛看”意思的字有很多,有“眄”、“睨”,他都會用進文內。

          還有的句子是從詩詞里化解來的,比如“孤月皎皎,海天一色”,化自《春江花月夜》。“荒草埋徑”來源于“吳宮花草埋幽徑”,“恰逢彼之怒”直接來自《詩經》里的“薄言往訴,逢彼之怒”……

          “文章內的生僻字詞以及化解來的句子我都沒有做批注,她要是遇到不懂的地方要自己查字典、查資料,真的無法理解了我才會和她解釋,我希望用這種方式,讓她感受到通過自己的努力理解古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”老王說。

          文章完工后,老王第一時間就打印出來送給女兒,女兒看到了爸爸的大作非常歡喜,立馬拿起字典邊查邊讀,非常起勁。

          “她看我寫的古文,自己也有了寫古文的欲望,自己用古文寫了篇《夏》,有300字左右,我看了她的文章,作為第一次創作已經很不錯了。”老王笑著說。

          在老王看來,自己能夠堅持下來把文章寫完,很大一部分動力來自女兒。

          “其實寫到3000字的時候,我真有一種寫不下去的感覺,很想就這樣放棄算了。”老王回憶說。但因為每天他一開始寫作,女兒就在邊上練琴、寫作業,每次女兒寫累了、練累了就會好奇地探探頭看看爸爸創作得怎樣了。“女兒的好奇給了我很大的動力。”


          來源:錢江晚報
          責任編輯:鄭佳
         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          			河北新聞網
          			官方微信
          			
          			河北日報
          			客戶端
          			

    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    互聯網新聞
          立即打開
          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
          亚洲微拍福利视频一区